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旁观者马勇的博客

 
 
 

日志

 
 

怎样释放社会  

2013-01-17 17: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商业经典》刘晋峰(下同):我们注意到您的一个观点:决定中国改革前景的重要因素,您认为并非在于启智,而是要“最大限度释放民间社会。”能从历史的角度为我们阐释一下吗?

马勇:我们总结“师夷之长技以自强”的洋务运动为什么失败,不是抽象地归纳,而是要研究甲午战争失败之后,中国出现了哪些改变?其中最直接的一个改变是自动地“释放社会”,1895年之后,民间社团像春笋一样出现,一年之内涌现出来的社团组织大概有几千个。马关条约还没有签订的时候,北京就开始出现 “强学会”,它带有明显的政治性色彩,但是紧接着出现的就不是政治性的组织了,而是类似“湘学会”“闽学会”这种以地域名字命名的新社会组织,接下来是更细分化的“化学学会”“物理学会”等等。

 

《全球商业经典》:为什么是在1895年之后,社会上会出现这么多民间社团?

马勇:因为甲午战争打了败仗之后,当时全国的大势所趋是要“维新”。维新所发展的事情都是洋务时期所缺少的,吸取之前的教训,所谓“洋务失败,维新转轨”。马关条约之后,中国的社会结构发生变化,商人的资本开始发生作用,经济得到发展,中产阶级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在成长,中国向世界迈了一大步。中国有知耻而后勇的传统。甲午战后,中国人痛定思痛有几个反省,一是中日两国现代化几乎同时起步,日本比中国还要迟几年,为什么日本能够成功,以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打败中国?二是中国在此之前一再强调中体西用,强调中国不能像日本那样全盘西化。但日本的成功让中国的知识人有一沉痛反省,以为中国过去是太盲目乐观了自信太过了。通过反省,尤其是看到了日本过去三十年的经验,我们看到1895年之后中国的维新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困难,几乎没有争论,大家只要照着日本人的经验做就是了。日本人在那之前注重地方自治,中国人也开始进行这方面的实验;日本人过去注意释放社会,有自治的团体,有独立的媒体,所以中国人在这个时候也就允准人们自由结社,探讨学问,讨论政治,允准民间办报,传播知识,议论政治,批评政府。中国就在释放了社会空间之后很自然地向常态社会转型,资产阶级,也就是后来说的中产阶级也就在这个过程中渐渐萌生。

 

《全球商业经典》:您认为民间出现自发组织仍然需要政府引导?

马勇:政府当然得提供政策支持。从1896年开始,朝廷制订法律法令,让民间创办企业完全合法化。因为清政府没有禁止结社,所以出现很多民间组织,尽管最初的时候,清政府还没有社团管理条例,但也没要求组织去登记,政府对于新组织的出现是乐观其成,最大限度地鼓励、支持,朝中大臣也都比较热衷于参与这些新组织的创办和活动,他们认为只有这样的自组织,才能真正实现创办人的理想,才能按照创办人的设想去进行。比如那个时候在上海由中国知识人创办的女学、慈善机构,都是先前所没有的,但政府尤其是政府中具有新思想的人,都给予大力支持。没有朝野共识,仅仅凭借社会自身是很难运动起来的。

 

《全球商业经典》:这些民间组织的出现,对当时社会产生了什么影响?

马勇:当然是良性循环,各地的实验不一样。比如湖南的南学会,目标是办成地方议会制,监督政府。再比如当时,一般的知识分子的算术能力是相当不通的,类似算学会、地图公会、译书公会、医学会、蒙学会、女学会等这种推广科学精神的组织在1895年之后多得不了。从晚清到民国,民间社会自由发展的空间非常大,县及其以下以下的政权,政府不介入,党派不介入,它靠什么?就是依靠各种民间组织在把握社会的稳定,它不需要你动不动就派警察,派军队。而且,到了民国,不论各派,其实都注意运用民间社会自身的力量去管理社会,重建社会,有意识地培植民间自治的能力,提供自治的机会。许多下乡帮助老百姓的知识人也有这样的自觉认识,不是将一切事情都替老百姓代劳,而是帮助老百姓去学习自治,学习自己管理自己。这方面的例子很多,如果看看梁漱溟、晏阳初、黄炎培等人,以及金陵农学院的乡村建设运动,就很清楚。他们的奋斗,让老百姓进步很快,西方意义上的信用合作、技术合作,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山东农村相当普遍,中国的社会面貌与传统农业社会渐行渐远。

 

《全球商业经典》:甲午战争之后,在民间社会中兴起的各种力量,哪股力量曾经发生过最大的影响?

马勇:最早期是康有为梁启超成立的强学会,它是全国性的组织,在全国各地设有分会,但是它的存在时间非常短暂,它们当然传播了新思想,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谋求了私利,比如康有为募了很多捐款,但是没有真正记录在案,有把柄被朝廷抓住,所以很快也就被解散了。到了民国时期,最有影响力的是工人团体,因为民国的法律允许自由结社。工会功能就是如果工人遇到问题,工会组织作为谈判主体出现,代表工人出面去跟资本家交涉。同时,工会也可以起到抚慰工人的功能,缓和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矛盾。在晚清新政时期,特别是预备立宪时期,民间的团体比如各省普遍存在的宪政公会等功能巨大,成为各地政府与民间的中介,在社会稳定和社会动员方面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

 

《全球商业经典》:民间出现这么多自发力量,是哪些人在历史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

马勇:比如18953月份,孙中山就率先发起成立农学会,要拯救当时被西方工业冲击的农村。还有罗振玉,他于1896年在上海成立农学会,1897年又创办了《农学报》,这份报纸被称作当时农业的“百科全书”,内容涉及了中外农林牧副渔等多方面,罗振玉本人也在上面发表了近四十篇有关农业技术的专业性文章。所以,罗振玉被认为是中国现代农学的开拓者。再稍后,像盛宣怀、郑观应、汪康年、张謇、经元善,特别是传教士李提摩太、林乐知等,都对中国民间社会发育,对新团体的创建都作出不同的贡献,他们在女学、慈善、社会改造、移风易俗等方面都有开创性的工作。

《全球商业经典》:但这些都是由知识分子引导,并不是农民的自发组织?

马勇:1895年到1898年之间,社会刚刚释放,还主要是靠知识分子引导。但是1898年之后就出现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间自发组织,就是“义和团”。我们过去把义和团妖魔化了,但如果仔细追究义和拳、大刀会、梅花拳等各个教门、教派的情形,剔除其宗教的、神秘的内容,必须承认,他们成立这些组织,其实只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本能,他们就是要用团体的力量拯救自己、保护自己,它们成立是一群人一起维护自己非常小的权益,是非常可怜的一拨人。是到了1898年的时候,山东的官府说与其让他们在民间乱来,不如让把他收归政府。这就是义和团研究中说的“化拳为团”,让这些自然生成的团体官方化。

 

《全球商业经典》:所以义和团是被人给利用了?

马勇:1895年之后,外国资本上大幅度进入中国,修铁路、开矿山、办工厂。在这个过程中,侵害了一拨农民也就是弱势群体的利益。比如,修胶济铁路的时候,按照中德双方达成的谅解,德国人在山东修筑铁路、开采矿山,需要占用民田民房的,都会给予相应补偿甚至优待,但实际上,被占用的民田民房根本得不到补偿,或者得到的补偿非常少,这势必引起被占土地的大量农民强烈不满。还有也跟经济转型有关,外国资本投资中国的铁路,铁路很快成为经济大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的物流渠道,外国资本控制的沿海航运业也是一个新兴的价格低廉的物流管道,传统的物流运输即南北大运河日趋衰落,原先凭借运河谋生的船夫、挑夫、搬运工,甚至相关的餐饮、旅馆、色情场所、妓女等都受到极大影响,大批失业,四处流浪。就是这样的弱势群体慢慢形成了民间自组织。当初在成立的时候,他们是抱团取暖,习拳练武,兼习法术,目的是强身健体,在经济困难时期自我保护而已,原本并没有多少政治诉求,但是山东政府将他们纳入体制,交给地方官严加管理,目的是利用义和团成为官方可以动员的一种力量、对外交涉中的一个筹码,他们没有想到后来义和团越闹越大,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就是把民间组织官方化或者半官方化的危险之处。

《全球商业经典》:到了民国时期,社会一直都处于动荡的状态。民间组织对于维持社会稳定能起到什么作用,能举例说明吗?

马勇:当时上海是中国的国际港,外国人很多,舞场赌场生意都十分兴盛。据资料显示,1946年六七月间,上海警察局曾办理过一次舞女登记,职业舞女已达3300余人,年龄一般在16岁至24岁之间。1947年,南京国民政府颁布的《厉行节约消费办法纲要》,其中要求全国各地限期关闭所有舞厅。因为上海营业性舞厅最多,受到的影响也最大,这样就导致了非常多的舞女一下子陷入了失业的境地。因为舞厅业者们有自己的组织,比如舞厅业同业公会、舞厅业职业工会、职业音乐师协会与舞女联谊会,他们召开自己的大会,向上海参议院请愿,政府同意了采取的是分期查禁的方式:各个舞厅先行登记,然后逐步停止营业。但1948131日,上海市社会局原本宣布要在那天下午3点进行抽签,分两批实施禁舞,并保证所有大舞厅均不在首批禁舞之列,以免舞女失业过多,造成社会问题。不料社会局言而无信,不仅突然提前抽签,而且在首批停业舞厅中一流大舞厅近半数。舞女、舞厅工作人员原本在南京西路的新仙林舞厅集会,想对社会局的抽签施加压力,没想到马上传来社会局提前抽签的消息。这4000多名些舞女立刻组织起来去社会局里闹事,也逼着政府改变了以前的政策,到三月份,上海不禁舞了,所有舞厅照常营业。类似这种弱势群体维权的案例在民国时期有很多。

 

最重要的是,政府不要过多干涉

《全球商业经典》:您为什么会觉得现在非常需要释放社会?

马勇:我感到现在人与人之间很冷漠,关系很紧张,中国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现在这种状况。理想的社会是爱在空气中弥漫着。

 

《全球商业经典》: 怎么样才能形成一个良好的社会?

马勇:让一个社会去觉醒,不是一个精英阶层觉醒,最重要的不是启发的智慧,最重要的是,政府不要过多干涉,一个社会就像洪水一样,无论如何一定会流到一个平衡的地方。你越管它,形成的落差越大,就越危险。对待社会的态度,应该就是不管它,它慢慢会形成一种良性的循环。

 

《全球商业经典》:其实不光是维护权益的问题,民间群体内部的规则如何树立也很重要,比如现在业主维权,非常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业主之间互相不信任,或者大家都是等着别人出头。

马勇:这就是因为社会没有真正的释放,没有让民众在实践中去锻炼。权力系统很容易瓦解维权组织,让维权者互相之间不信任,他们会各个击破,对他单个人许诺好处,因为每个人都有人性的弱点。当年有的工会组织是采取发毒誓的方式。但是,首先是要允许你可以自发组织成团体,权力机构要允许公民自觉抉择,这对社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社会如果都是靠公家组织起来,这个社会非常脆弱。事实上,也是不可能的。乌坎的故事,广东过去几年断断续续发生的维权故事,都能看到只要稍微释放一下社会,成熟的,甚至不比任何成熟社会弱的维权团体立马就能出现,这说明中国社会有能力像其他社会一样走向自治,一样可以利用民间的,或者说非政府的力量治理好这个社会。

 

《全球商业经典》:现在有很多民间组织是以公司的形式出现,就是说他总是在绕另外一条路在走。

马勇 :这个社会不坦然。我认为要求民间组织挂靠在一个公家单位的就是一种懒汉政策,我对你没把握,不敢正面面对你,但是我能找你的担保人,那结果是什么?公家单位并不愿意增加责任,比如社会科学院20年多来,一直负责108个社团,一个都不愿意增加。政府积极的管理是制定政策,比如登记的政策,管理的政策,要让一切希望成立自组织的人都能实现自己的理想,而且很容易实现自己的理想。不要让民众养成绕道的习惯,什么在北京无法成立,跑到深圳可以成立,其实就是一个懒政,是政府该作为时而不作为。

 

《全球商业经典》:怎么样才能累计这种民间社会的理性和善意呢?

马勇:我认为首先要从高层释放社会开始,我在很多场合都表达这个意见,你把社会管的跟高压锅一样,完全没有排泄的可能性了,那可能最后就会爆炸。管理社会不是管死,而是要管活。早几年,连李连杰的壹基金都必须挂靠在红十字会之下,不能注册成公募基金会,这就是体制有问题。怎么能够让人家绕开中央管理体制跑到深圳这个地方去登记(2006年起,深圳就已经开始对行业协会、商会实行由民政部门直接登记的体制。20097月,民政部与深圳市政府签署“部市合作协议”, “探索建立社会组织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的制度”), 你应该修改这个社团管理条例,允许它在中央登记,因为它本来就是一个全国性的组织。最近,我看到一条新闻,说“红十字会成立社会监督委员会,白岩松等17人任委员”,但我认为红会信誉的重建不是依靠这些技术末节,它只有一条出路,就是与各国一致,同党政脱钩,重回民间。党政有权利也有义务去给红会筹资、集资、拨款,但不能干预其事务,尤其是人事。中国的所有民间组织,一定要重新回到民间去。在过去的威权时代,政府倾向于万能,无所不在,不需要社会团体,因而不仅工青妇,各个民主党派,几乎所有的社会全部归属于政府,属于政府的外围。这在特殊历史时期或许有用有好处,降低了社会运行成本,但这种情形不可持久,不可永远。社会的一定要还给社会,比如这个红十字会。这是非常重要的组织,如果发生战争,红十字会及其下属的机构比如医院,是敌对一方不得攻击的地方,是可以让百姓、伤员安心救助的地方,是第三者。如果像我们现在这样完全依附在政府之下,一旦发生对外的战争,我们几乎没有一个地方可以逃脱敌人的攻击,我们没有安全岛,没有国际能够认可的安全区。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全球商业经典》:回头来看1895年到1911年之间,民间社团的兴起对清政权有多大的冲击?清政府的倒台跟它们有关吗?

马勇:民间社团并没有冲击清政府,他们是帮助消除社会冲突,实现社会的稳固,清政府的倒台不能叫倒台,清政府叫做很有尊严的退出。而且社团组织在促进政府改革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没有这些民间组织,清政府不可能在慈禧死了之后还继续在改革的路上往前走这么远。我们其实应该改变一个看法,不要将社会团体看做是与政府作对的一极。我们不否认有相当一部分人有自己的政治意识,有时刻监督政府,甚至改造政府、推翻政府的想法,但是应该看到,对于整个社会来说,这样的人是少数,更多的人想成立一个机构,可能就是想做点善事,做点公益,这样的事情,政府应该积极帮助,大力鼓励。假如这样的组织多了,社会才能真稳定,人心也不会那样浮躁、互不信任。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