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旁观者马勇的博客

 
 
 

日志

 
 

程思明:晚清覆灭的历史解构  

2012-12-31 09: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乎所有的论调都一致认为,导致清朝覆灭的最终原因主要是由于宪政改革的推行迟缓,但是,倘若我们重新梳理这段历史就不难发现,晚清宪政改革进程非但没有表现出迟缓,反而是呈现着急速变革的姿态。尽管清末十余年的宪政探索对于两千多年封建历史来讲,算不上重要的一笔,但其产生的影响却足以称得上亘古未有。那场自1901年开启的新政,不仅废除了延续千年的科举制度,而且也使得千百年来受行政管辖的司法获得独立。可以讲,这样的变化已经为君主立宪制提供了准备,可吊诡的是,预备立宪却意外地成为大清灭亡的催化剂。那么,在这个看似悖论的历史谜题当中,我们又当如何解释?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马勇的这本《清亡启示录》无疑是为破解这个耐人寻味的历史难题而创作的。作者试图通过重塑晚清时代历史人物和事件,来重新为我们还原整个晚清社会的政治生态。在作者的笔下,保守派的因循守旧,开明官吏的呼吁革新,革命党人的伺机而动,地方势力的狡黠投机等,都被刻画得十分生动。不仅如此,本书的作者对于史实的剪裁和评价,也值得称道。作者认为,宪政改革之所以成为王朝覆灭的重要因素,关键在于清末十年中的各项举措已经远远超过了整个社会所能承载的压力。而这种种改革除了打破了农耕文明的小政府大社会格局,更为直接的后果则是让改革成本最终转嫁到底层人民的身上。这样的事态演进不但激发了人民的反抗,而且也让革命党人乘虚而入,造成不可逆转的态势。

 

  除了上述因素之外,地方势力与中央王朝的离心也加速了清朝的灭亡。澳大利亚历史学家雪饵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改革前提之一必须有足够的权威资源,如果没有就会失控,一失控很多人就会打着改革的名义分权。实际上对于这一点,当时就有人看出了端倪。曾长期担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1900年在其为《双周评论》所撰写的著名论文《中国、改革和列强》中,引用了《牵毛驴》的著名寓言来说明当时的时局。文中说道,孩子和老人由于听信旁人的观点,所以只能牵着毛驴并最终掉到深沟里。而多年后的政治局势恰如赫德所引用的寓言那样。清王朝因听信各股势力改革所引起的社会动荡甚至于最终覆亡,也像极了那个老人和孩子的命运。一个医学常识似乎更能为我们解释这一现象,对于一个孱弱的躯体,以猛药冲击,反而可能会产生负面的效果。

 

  然而,作者并没有因此停留在对宪政制度过于苛刻的批判,而是跳出了学术争论站在特定的历史角度为我们还原了当时的场景。即便是对此前一度被学术界诟病的皇族内阁,作者也并没有进行严厉解剖。相反,作者认为:晚清改革当中皇族内阁的贡献大体是积极的,在当时的背景之下,皇族并不是不知道参与现实政治的危害性,但考虑到一些利益纠葛,没能完全引退,但这却为反对立宪的人士提供了造反的机遇。所以最后即便是摄政王用宣统的名义下罪己诏来废除皇族内阁,也并没能挽回大清的宿命。

 

  类似这样的客观描述一直贯穿于本书中。在作者新的历史构架之下,革命党人刘师培投身朝廷改革也并不是所谓的叛变革命,抛开特定的历史背景及家庭因素的诱导,这样的描述较为真实地反映出那一代知识分子试图探索国家民族出路的心路历程。应当说,无论是投身改革,还是奋起反抗,尽管其方式或有差别,但目的都是为了实现国家摆脱落后的状态。因此,站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之下进行分析,我们也没有理由去责怪他们。毕竟,在一个完全搬照国外经验并试图进行改革的试验中,谁也不会真正知道这个国家适合什么模式。

 

  除了皇族内阁和地方势力离心,铁路收归国有的政令无疑也是架空清政府的重磅炸弹。不过,马勇描述到这一事件时并没有像主流历史学家那样把四川保路运动狭隘地看作是一种单纯的民众抗争,而是清晰地察觉到,清政府这样的出发点尽管很好,但威胁到了绅商阶层的利益。实际上,当时民营的17个铁路公司,基本都是乌烟瘴气,川汉铁路公司甚至以修建铁路为名搜刮民财,私自挪用资金炒股造成300万两白银亏损,川汉铁路公司以维护老百姓利益要挟中央政府填补亏损,导致爆发保路运动,当然这其中也不乏革命党人的煽风点火。在整个事件当中,最终受害的只有政府和老百姓,因此得利的只不过是一些地主绅商罢了。

 

  保路运动所点燃的武昌首义显然是压倒清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之所以会发生政府军队的倒戈,以及新军从保卫者到掘墓人的角色转变,作者认为一个重要的因素在于清政府倡导的忠诚教育所凸显出的两面性。相似的情景也在其他领域出现。比如,教育改革本想为王朝培养人才,结果却阻断了旧式知识分子的出路,迫其转为一个不同于士类的新知社群。开放报纸本来是宣传宪政,结果却被革命党人用作宣传的工具。

 

  历史是不容假设的,我们只能从中吸取一些教训和经验。马勇先生这本《清亡启示录》,虽说是用历史的笔触为我们展现出一幅王朝覆灭的黍离之悲,但也大致为我们呈现出晚清政治的万象,便于我们以史为鉴并汲取历史教训,可美中不足的是,作者在书中对历史多作散文化描述,难以看到历史资料的引述,对读者查阅参考史料,着实有些不便。但总体来讲,瑕不掩瑜。相信通过阅读此书,读者们也能够对晚清政治变革有一个新的认知。

 

  《清亡启示录》,马勇著,中信出版社,201211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