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旁观者马勇的博客

 
 
 

日志

 
 

甲午陆战:望风而逃一泻千里  

2012-11-02 08: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丰岛海战,特别是高升号沉没,标志着甲午战争正式爆发,中日两国处于敌对状态,尽管两国尚未正式宣布开战。

按照李鸿章的部署,确实不准备与日本决战,一是没有资本,号称世界第六,亚洲第一的北洋海军的战斗力和装备,李鸿章最清楚,好几年没有拨款更新装备了,早已远远落在日本后面了。第二,李鸿章心中更清楚,世界大势决定着中国不可能继续维持宗藩体制,宗藩解体,重建与各藩国的国家关系,其实应该有新的思路,无论如何不能再以天朝上国自居,更不可能对藩国发号指令,阻碍藩国的发展。

基于这样的考虑,李鸿章当然没有进行切实的战争准备,然而日本确实又太过分,一步一步将中国赶上战争舞台。1894725日,日本军舰在丰岛海面击沉了中国政府运兵船高升号,一千多名官兵葬身海底。同一天,日本政府威逼朝鲜大院君李罡应宣布废除中韩之间的《贸易章程》。李罡应还宣布请求日本军队将中国军队驱逐出朝鲜。

日本的做法特别是大院君李罡应的宣布使中国政府很没有面子,中国军队如果就这样离开朝鲜,确实有损帝国威严,必然会在内部带来严重后果。

中国已经进入朝鲜境内的军队主要驻扎在牙山一带。日本大本营早就密令第九混成旅团在充分准备后向牙山进攻,一举歼灭清军主力。

牙山距朝鲜首都汉城七十公里,清军驻扎在那里显然有其战略考虑,日军准备夺取其实意义相同,都是希望以此掌握汉城控制权,所以牙山在中日决裂成为双方必争之地。

清军驻扎在牙山有两千多人,指挥官为叶志超和聂士成。当他们发现牙山可能将成为日军进攻对象时,突然感到牙山其实为军事绝地,易攻难守,不宜久留。于是他们主动调整部署,由聂士成将主力撤至成欢驿。

成欢驿在牙山东北约二十公里,聂士成、叶志超的目的,显然期望在那里阻击南犯的日军。

对于清军的行动和目的,日军有密切跟踪和详细推理分析,因而日军在清军撤至成欢驿不久,就悄然完成了对成欢驿的包围。清军将领对此茫然无知,还陶醉在自己的战略构想中。

28日拂晓,日军对清军发动进攻。经过几个小时激战,日军在早上七时占领成欢驿。聂士成率众突围,向平壤集结。

成欢驿之战,清军损失两百多人,并不算多,但是这一战却使清军的问题暴露无遗,失败主义情绪此后一直在清军中弥漫。相反,日本军队却通过这一次牛刀小试,赢得了先机,振奋了军心。对中国政府来说,成欢驿失败,唯一还值得庆幸的是主要力量损失不大,且在叶志超、聂士成分别带领下,先后撤至平壤,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完成了新的战略布局,即以朝鲜旧都平壤为中心,背靠大清,固守北方,形成中日两军对峙格局。

在朝鲜危机爆发之初,李鸿章就根据朝廷的总体部署向朝鲜派遣南北两路大军,南路就是由“高升”号等运输船运送至牙山的部队,主要是为了接应援助驻扎在那里的叶志超部,但未能成功;北路就是由陆路入朝的盛军、毅军、奉军以及奉天盛军等所谓四路大军。四路大军总兵力一万三千多人,前三军在当时堪称清军中的精锐,皆为李鸿章淮军旧部,分别由卫汝贵、马玉崑、左宝贵统领,练习西洋新式武器多年。

北路大军从陆路进入朝鲜北部后,平壤的形势已经非常紧张,中日双方指挥官都很清楚,平壤是朝鲜北部最重要的战略据点,谁先进入谁就占有先机,谁就有胜利的可能。所以中日双方在其战略布局中都以抢占平壤为最急要务。731日,卫汝贵一部率先进入,至89日,北路四大军分别完成在平壤的集结。

清军已经控制住了平壤,只是由于清军在架构上各自为政,互不统属,极大削弱了清军战斗力和向心力。特别是叶志超从牙山溃退平壤后,却利用各种渠道向朝廷谎报战功,博取欢心,慈禧太后懿旨嘉奖,稍后又被任命清军驻朝各军统帅,令其督率诸军,相机进剿。

一个恇怯畏敌且又惯于谎报军功,饰败为胜的政治小人竟然成了与日军决战的前敌总指挥。日军将领闻讯窃笑,清军内部稍微了解真相的人非常生气,当然也不会服气。凡此,都为平壤战败埋下重要伏笔。

进入9月,日军分批进逼平壤,逐步完成对平壤的战略包围,切断清军的退路。然后采取分进合击战术,从各个方向、方位对平壤清军进行骚扰式攻击,不断蚕食清军防地,扰乱清军的注意力和关怀点。

912日,大同江南岸日军分东西两路向平壤发动大规模进攻,并有民船百余艘由大同江下游暗渡。马玉崑率部奋力抵抗,击毙日军数十人,振奋了士气,然而左宝贵突然中风偏瘫,无法行动,使清军布局受到相当影响。特别是清军在平壤的集结还是太少了,前后抵达只有一万多人。日军包围平壤的军队风传已有数万人,其实真实情况与中国军队数量相当。但是传闻肯定会在情绪上影响清军战斗力的发挥。

日军此时的军事目标,并不是将清军赶出朝鲜了事,而是有合围聚歼的意思在。913日,日军元山支队进抵平壤以北顺安、肃州,截断平壤后路。李鸿章获知此项情报后,立即命大连湾刘盛休率部前往,保护清军后路不被截断。

然而清军的行动还是晚了一步。914日,叶志超已经探知平壤的电线已被切断,日军对平壤四面合围。清军与进攻的日军也进行了殊死抵抗,死伤无数,城中人马皆糜烂,无处汲水,很难再守,除非全军覆没。

915日凌晨,日军数路向平壤发动总攻击,大小炮弹纷发如雨,炮声隆隆震天撼地,硝烟如云,火光映天,杀声阵阵。

日军大岛义昌旅团猛扑大同江南岸清军阵地,马玉崑、卫汝贵率部迎头痛击,英勇抵抗,从黎明战至日出,从日出战至日中,反复拉锯,反复争夺,互有伤亡。

实事求是地说,清军在平壤战役中打的并不错,日军将领也承认受到清军非常顽强的抵抗,战斗越来越激烈,乾坤似乎都要为之崩裂。骠悍的马玉崑指挥盛军不屈不挠,面对日军的包围不慌不乱,雨点般的子弹射向冲锋的日军,眼见着日军一个接着一个被打倒,日军似乎无法继续进攻了。

卫汝贵指挥的清军主要负责对付大同江下游上来的日军第五师团,双方厮杀无数回合,日始败退。

在平壤城北方向,左宝贵率领奉军三营迎战日军元山、朔宁两个支队约八千人,双方兵力悬殊巨大。日军占据山岭用大炮猛轰清军阵地,在摧毁了清军主力后发起冲锋。左宝贵率领清军殊死抵抗,勇猛抗击,直至以敌白刃肉搏,清军主阵地外围堡垒相继失守。至此关键时刻,左宝贵忠勇奋发,力疾亲督清军诸将迎头血战,日军不敌,始退,左宝贵欲痛剿殆尽,奋不顾身,冲锋在前,忽然胸部中枪,战死沙场。

左宝贵阵亡是清军重大损失,更严重的是,清军北部退路由此空虚。守城部队弹药有限,转运不通,军心惊惧,在所难免。叶志超与诸军统领仔细商量,以为不如暂时放弃平壤,让日军骄心,养我精锐,再图大举,一气成功。各将领的想法或许是对的,保存实力也是战争中一个重要策略。只是清军在如此背景下放弃抵抗,放弃阵地,甚至在城头上竖起了白旗。这无疑使后撤的清军犹如惊弓之鸟,一篑千里,闻风而逃,再图大举只是叶志超的一个空头许诺,估计连他自己也不会相信。

915日,叶志超传令各军将能够丢掉的军械一律丢掉,乘雷雨夜色掩护,轻装撤退,弃城北逃。李鸿章原本准备决一死战的平壤战役就这样结束了,清军很快退守境内,整个朝鲜随之成为日本人的囊中之物,中日甲午战争的陆路部分大致就此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