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旁观者马勇的博客

 
 
 

日志

 
 

康有为爱中国还是爱大清的内在纠结  

2012-11-14 09: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胶州湾事件给正在北京的康有为提供了非常难得机会,为了重续强学会之旧,他于1898111日在南海会馆约请二十多位旅居京师的广东人吃饭,商讨筹组“粤学会”,并建议朝廷对这种方式进行推广,让各省会馆联络各自旅居京师的人组织维新组织。紧接着,林旭推动的闽学会、杨锐、刘光第推动的蜀学会,以及保浙会、保滇会、保川会等相继成立,并相继发起推动请愿示威活动,就胶州湾事件后续交涉发表意见。零星的请愿活动不足以引起清廷的重视,康有为,以及江南道监察御史李盛铎等不约而同都想到了筹组全国性的政治组织。经协商,他们达成基本共识,作为共同发起人,于417日在宣武门外菜市口南横街粤东会馆召集保国会第一次会议,标志着在1898年政治运动中具有重要影响的保国会正式成立。

根据《国闻报》报道,保国会第一次会议到会的有两三百人,他们有各省在京应考举人,有中央各部院中下层官员,还有行商坐贾各色人等。

粤东会馆的入口处大书保国会标语,在后院戏楼设置的会场上,人声鼎沸,座无虚席。康有为被推为演说人,在会上发表了极富激情、声色俱厉的演讲,历数列强在过去半个世纪里,尤其是进入1898年以来这几个月中,向中国提出一系列要求,指责列强企图瓜分中国。

康有为认为,当今中国人犹如牢中之囚,为奴隶,为牛马,为犬羊,只能供人驱使,听人宰割。这实在是人类社会大悲剧,是中国人奇惨大痛。他期待士大夫阶层重新振奋,激励其精神,增长其心力,联合全国四万万民众,人人有亡天下之责,人人有救天下之权,卧薪尝胆,人人热愤,惩前毖后,以图保全国地、国民和国教。中国如果不能充分利用目前危机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那么势必重蹈缅甸、越南、印度、波兰等覆辙,或亡国,或沦为殖民地。

康有为的演讲极富感染力,当他讲到伤心悲痛之处时,泪随声下,听众无不为之动容,甚者随之而泣下,整个会场充满着肃穆庄严的气氛。这是一种记录。还有一种记录就不一样了,说当康有为讲到俄罗斯时,容闳、沈曾植的都在场,而杨锐却当众假寐,装睡着。其实,杨锐始终就不算康有为的党徒,始终对康有为不太认同,1898年秋将他与康广仁、谭嗣同等人一起处死,实在是因为另外的原因。

在保国会第一次会上,与会者讨论了保国会章程及组织。根据章程,保国会实际上具有近代政党性质,宗旨是保国、保种和保教,就是保全国家政权土地,保全种类之自立,保全孔子圣教之不失。其运作方式,就是广泛团结士大夫阶层,对内共同讲究内治变法之宜,讲究经济之学,以助有司之治;对外讲究外交胜败之故,刻念国耻,激励愤发。其组织形态是在京师及上海两地设立保国总会,各省府县皆设分会,形成全国性网络。会中公选总理、值理、常议员、备议员、董事各若干人,分别负责会中各项事宜。对于入会会员,章程也有明确规定,既欢迎志趣相投者随时入会,也对那些心术品行不端,有污会事者予以拒绝。会中同人要遵守北宋《蓝田乡约》中德业相劝、过失相规、患难相恤、礼俗相交等原则,提高会员修养,必求心术品行端正明白。至于保国会经费来源,主要依靠会员捐赠。

保国会成立后,立即遭到攻击。最先发难的来自康有为的同乡,广东籍的许应骙及兵部左侍郎杨颐,他们攻击保国会“惑众敛财,行为不端”,警告粤东会馆不得再允许康有为保国会在那儿聚会。

保国会确有不端之徒及惑众敛财嫌疑。不过从总体上说,保国会成立毕竟合乎当时政治发展实际需要,因此反对意见只是一种政治攻击。粤东会馆不敢再让保国会使用,根本无法阻止保国会的活动。421日,保国会借宣武门外达智桥胡同河南会馆嵩云草堂举行第二次大会,梁启超等发表演说。

梁启超指出,甲午后三年相对平静发展严重麻痹了中国人的心智,使许多中国人以为中国在列强相互竞争的国际环境中必将逐步获得恢复和发展,西方各国在中国相互利用又相互冲突的利益均衡足以保障中国不被他们所瓜分。中国之亡,不亡于贫,不亡于弱,不亡于外患,不亡于内讧,而实亡于中国的士大夫阶层之不知真相的空发议论,以善良愿望代替对国际国内环境的真切观察。

梁启超说理充分,感情激昂,对于激励士大夫组织起来,参加保国、保教、保种起到了重要作用,促使当权者检讨内外政策,朝野上下,皆惕惕以夷祸为忧,救亡图存、保国、保教、保种已成为官僚、士大夫阶层的共识。

425日,保国会贵州会馆举行第三次集会。这三次机会先后列名保国会的,《京城保国会题名记》列有186人,全国各地人数一直没有完整统计。

保国会政治影响逐步扩大,反对力量也重新集结。当保国会第一次会议召开前,“恶西学如仇”的体仁阁大学士徐桐就以座师身份将保国会发起人李盛铎找来责问,深怪李盛铎作为公职官员不该参与这类组织,致使李盛铎在大会召开时借口别有要务而迟到。稍后,李盛铎又受到荣禄的责怪,于是李宣布退出,从此不再参加保国会任何活动。

荣禄不仅责怪李盛铎,而且还向外放话称,康有为妖言惑众,僭越妄为,成立什么保国会,简直是混账之举。现在许多大臣都未死,即使亡国也轮不到你康有为去保。并扬言对康有为这样的人非杀不可,以绝后患。对于其他有意参加保国会的人,荣禄警告他们小心自己的脑袋。

徐桐、荣禄等人的态度很快传播出来,从而使那些反对者更加肆无忌惮。426日,浙江籍举人孙浩在吏部主事洪嘉与指使下上奏《驳保国会折》,攻击康有为厚聚党徒,干涉宪典,妄冀非分,务在动摇民心,瓦解国基,形同叛逆。

52日,御史潘庆澜呈递《请饬查禁保国会片》,指责康有为成立保国会是聚众不道,有害稳定,建议查禁,以绝后患。

第二天,原保国会发起人、御史李盛铎呈递《会党日盛宜防流弊折》,建议尽快将保国会查禁。

517日,御史黄桂鋆上奏参劾保国会及保浙会、保滇会、保川会等包藏祸心,乘机煽惑,逞簧鼓之言,巧立名目,以图耸听,揽权生事。

在一片严厉查禁鼓噪声中,鲁莽强势的军机大臣刚毅甚至准备好了人马,一旦查禁令下,立即执行,将康有为等逮捕归案。

这些反对康有为保国会的人,他们实际上是在怀疑康有为、梁启超这班人保中国未必保大清。进一步引申,他们认为康梁等人很可能是以爱国、保国的名义干着反大清反满洲的事情。他们在内心深处将中国与大清,大清与满洲,作了利益区隔,以为这几组概念在本质上并不是一回事。

呼吁朝廷查禁保国会声音越来越响,但在大清当家人光绪帝那儿并没有要查禁的意思。在皇上看来,保国会既为保国,那便不可能煽动造反。不煽动造反,就无碍于国家,无碍于君权。会能保国,岂不大善?所以当御史文悌当面诋毁保国会“名为保国,势必乱国”时,光绪帝毫不客气痛斥文悌不负责任胡说八道,下令将文悌革职查办。对于所有弹劾保国会的奏章,光绪帝特别嘱咐一律归档封存。

保国会虽因光绪帝关照而未受到查禁,但实际上,保国会在召集了三次会议后于无形中消散,此后并未再以该会名义举行过活动。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