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旁观者马勇的博客

 
 
 

日志

 
 

从废八股到改科举:限于1898年的讨论(一)  

2009-06-13 10: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废八股到改科举:限于1898年的讨论

马 勇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研究员)

 

内容提要如同任何一种制度一样,科举制度在过去千年的中国历史进程中曾经起过重要的作用,只是久而久之积弊难返,大约到了清朝中期的时候,科举制度尤其是其八股取士的方式已经越来越多地显现出明显的弊端。然而由于这一制度的任何更改都势必牵涉众多乃至一代人的利益,因此多年来议论归议论,执行归执行,人人都说科举制度摧残人才,不利于选拔人才,可是人人也都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跋涉。像张謇,从青年考到壮年,待到一登天子堂,他那心情的欢娱可想而知。至于康有为、梁启超等,几乎那个时代的所有精英,除了章太炎这样极个别的另类外,没有谁不在这条充满艰辛的道路上跋涉过。更具有典型意义的是严复,严复对西学的理解在当时中国无人能出其右者,他对中国文化的看法也相当独特,甲午战败之后他最早意识到中国的失败不是败在北洋,不是败在军事,而失败在中国文化上,败在扼杀中国人灵性的科举考试制度上。他在1895年发表的《救亡决论》等一系列政论文章中激烈地批判科举制度,明确提出当今中国不变法则亡,而要变法就必须从废除八股科举考试制度始。虽然科举制度考试本身并不是中国衰落的直接原因,但以八股取士为主要的内容的科举考试制度确实导致了中国无有用之才。所以严复大声疾呼,中国要改革,要强盛,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莫要于痛除八股而大讲西学。严复的这个态度应该说是相当坚定和决绝的。然而在涉及到自己的身份和出处时,已进入中年且饱学中西、盛名学界、誉滿海军的北洋水师学堂总教习也只好一而再,再而三地参加那扼杀人灵性的科举考试,以便获得一个进士出身。所以,真要废掉科举考试这一人才选拔制度,也真是费思量。然而到了1898年的那个夏天,由于政治变革随着光绪帝主导的新政急剧发展,废除以八股取士为主要内容的科举制度也被轻而易举地提到了政治日程。康梁为代表的维新派坚决主张彻底废除科举考试制度,甚至建议光绪皇帝不惜采取某些非常规的政治手段。在康梁等政治维新派的鼓吹和支持下,光绪帝冒然宣布废科举,然而由此却引发了一场空前的辨难和新旧势力的急剧冲突,最后清廷只好采取变通的办法从废科举的既定政策退回到改科举。本文以1898年关于科举制度存废问题的讨论为线索,通过新旧史料的阅读力求弄清从废科举到改科举这一政策变动的某些细节,以期明了这一事件与戊戌政变之间的关联。

关键词:科举制度 八股取士

 

 

中国的科举到了清末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这一人才选拔制度如同其他制度一样,其创设的本意是好的,也确实解决了先前察举制度的问题。只是由于这一制度经过上千年的演化、发展,其外在的形式不断僵化,其内容日趋教条,日趋成为扼杀人才的机制,其实际效果慢慢地走上了其创设之初的反面。

科举制度的弊端早在1898年戊戌维新运动开始之前几十年就已有人提出,只是由于这项制度牵涉到众多人的利益,改革起来实在太难,因此多年来议论归议论,执行归执行,人人都说科举考试摧残人才,不利于选拔人才,可是人人也都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跋涉。像张謇,从青年考到壮年,待到一登天子堂,他那心情的欢娱可想而知。至于康有为、梁启超,几乎那个时代的所有精英,除了章太炎这样极个别的另类外,没有谁不在这条艰辛的道路上跋涉。更具有典型意义的是严复,严复对西学的理解在当时中国无人能出其右者,他对中国文化的看法也相当独特,甲午战败之后他最早意识到中国的失败不是败在北洋,不是败在军事,而是败在中国文化上,败在扼杀中国人灵性的科举考试制度上。他在1895年发表的《救亡决论》中激烈批判科举考试制度,明确提出当今中国不变法则亡,而要变法则必须从废除八股科举考试制度始。虽然八股科举考试制度本身并不是国家衰亡的直接原因,但八股科举考试制度的直接后果是国家无可用之人才。所以他大声疾呼,中国要改革,要强盛,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莫要于痛除八股而大讲西学。[1]严复的这个态度应该说是相当坚定和决绝的。然而在涉及到自己的身份和出处时,已进入中年且饱学中西、盛名学界、誉滿海军的北洋水师学堂总教习也只好一而再,再而三地参加那扼杀人灵性的科举考试,以便获得一个进士出身。所以,真要废掉科举考试这一人才选拔制度,也真是费思量。[2]

废科举方案的提出

以八股为主要内容的科举考试制度所存在的弊端在清廷最高决策层那里也不是一点都不知道,经过几十年的议论,这一制度所存在的问题是再明显不过了,但究竟应该怎样改革,是否可能一下子废除?在清廷最高决策层那里似乎很难下决心,因为这毕竟牵涉到无数青年才俊的出路,必须找到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所以,光绪皇帝在1898611日宣布明定国是诏的时候,一是明确宣布创立京师大学堂,作为新知识教育的基地以及将来青年知识分子获取功名的培养基地,似乎期待以新学堂的创办去取代旧的教育体制;二是将以八股为主要内容的科举考试制度的弊端大体指出,但对是否废除科举考试、怎样改革科举考试,并没有提出明确的看法,似乎依然期待能够寻求一个最佳的妥善方案。

清政府在涉及到无数青年才俊前途的考试制度方面的改革取谨慎态度无疑是对的,以先立后破的方式着手创建京师大学堂和各地的新式学堂,以便为青年学子提供一个过渡期的缓冲帶,无疑也是政府应该采取的审慎态度。

然而,清政府对科举考试制度模棱两可的暧昧态度激起了主张变法维新的青年一代知识分子的极端不满。616日,康有为利用面见光绪皇帝的机会,直接向光绪皇帝当面指陈八股科举考试制度的危害,他说:“民智不开之故,皆以八股试士为之。学八股者,不读秦汉以后之书,更不考地球各国之事,然可以通籍累至大官。今群臣济济,然无以任事变者,皆由八股致大位之故。故台、辽之割,不割于朝廷,而割于八股;二万万之款,不赔于朝廷,而赔于八股;胶州、旅大、威海、广州湾之割,不割于朝廷,而割于八股。”[3]这就将中国之所以衰败的根本原因归罪于八股科举考试制度,这当然符合当时新知识分子群体的一般认识。

康有为的当面建议获得了光绪皇帝的高度认同,光绪皇帝也认为中国与西方国家目前最大的不同在于各自的教育制度,西方人所学的为有用的实学,而中国人所学则基本上是没有用的东西。这些没有用的东西当然是指以八股取士为主要内容的科举考试制度。

光绪皇帝的清醒认识激发了康有为的勇气,康有为请求光绪皇帝尽快发布废除八股取士的上谕,并自以为聪明地建议光绪皇帝不要将这份上谕提前交给大臣们讨论,否则,这些守旧的大臣们必将提出许多驳议,其结果很可能无法进行这样的改革。康有为这一策略性的建议也自然引起光绪皇帝的深思。

按照康有为的想法,他期望以皇上的一纸上谕废除沿袭数百年的八股考试制度,以雷厉风行的改革重建中国近代教育体系,彻底解决中国在人才培养上的问题,为中国的振兴提供源源不断的人力资源。为此,康有为在面见光绪皇帝表达自己的看法之后的几天里,连续写作几份要求清政府坚决废除八股考试制度的奏折,以便为清政府宣布废除八股科举考试提供舆论支持。面见光绪皇帝的第二天,康有为请其弟子梁启超以御史宋伯鲁的名义呈递一份奏折,要求清政府改八股考试为策论,强调八股取士的科举考试是大清王朝不断衰落的根本原因,现在采取的八股取士方式,一律不许用后世书、后世事,美其名曰清高雅正,实以文其空疏谫陋,其弊端已为天下人所共知。于是梁启超在这份奏折中竭力发挥光绪皇帝611日上谕中所蕴含的精神,强调应该令年轻一代的知识分子以圣贤义理之学为根本,又博采西学之切于时务者实力讲求,以救八股考试的空疏迂谬之弊,以成通经济变之才。梁启超在这份奏折中提醒清政府注意,科举为利禄之途,于今千年,深入人心,得之则荣,失之则辱,为空疏迂谬之人长时期以来的安身立命之所,对它进行任何改革的难度都势必很大。正因为如此,朝廷如果不能痛下决心改变旧有的科举考试制度,那么政府尽管设置诸如经济常科等变通的人才选拔方式,然天下士人谁肯舍素习之考卷、墨卷而别求所谓经济常科?为此,梁启超在康有为的授意下,在这份代宋伯鲁草拟的奏折中请求清政府特下明诏,宣布自庚子年(1900年)开始永远停止八股考试,自乡会试以及生童科岁一切考试,均改试策论,除去一切禁忌,考察义理以观察其知识背景和知识深度,考察时务以观其经世济世的能力。[4]

同一天(617日),康有为又以自己的名义向清政府呈递一份奏折,以自己追求科举功名的痛苦经历痛斥八股科举考试制度的荒谬,强调中国在甲午战争中之所以失败,其后之所以被割去大片土地,之所以承担大量的战争赔款,并不是朝廷无能,而根本的原因之在于八股科举考试窒息了士人的性灵。他强烈要求清政府立下明诏,废除八股科举考试制度,从此中国知识分子内讲中国文学,以研经义、国闻、掌故、名物,则为有用之才;外求各国科学,以研工艺、物理、政教、法律,则为通方之学。他建议政府第一步废除八股考试内容,同时加快新教育建设的步伐,宏开学校,教以科学,等到学校尽开,第三步就是逐步废除科举考试制度。这样,以中国之大,人才之多,“庶几人士专研有用之学,其于立国育才,所关至大”,中华民族摆脱屈辱,重振雄风也只在反掌之间耳。[5]

18日,康有为再上请停止弓刀石武科考试制度改设兵校折,就军事人才的培养提出建议,实际上也是对旧的教育制度进行批评,建议政府配合新教育体制的建立改用新式军事学堂训练将校。

619,康有为又上书建议政府商定教案法律,厘定科举文体。在这篇讨论设立孔教会的奏折中,康有为也不忘攻击八股取士制度。他指出,弱国之故,民愚俗坏,亦由圣教坠于选举,四书亡于八股为之。“故国亡于无教,教亡于八股。故八股之文,实为亡国、亡教之大者也。”[6]因此康有为请求清政府尽快厘正科举文体,立变科举八股之制。

与此同时,梁启超也联络各省举人联署上书,请求清政府特下明诏,停止八股取士,推行经济六科,以育人才而御外侮,攻击沿袭数百年的八股取士制度“非徒无用而已,又更愚之”;“非徒愚士大夫无用已也,又并其农、工、商、兵、妇女而皆愚而弃之。”请求政府特下明诏,宣布天下,停废八股取士,改用经制六科,培养新式人才。[7]以参加科举考试者的身份呼应康有为等人废八股的建议。



[1] 严复:《救亡决论》。

[2] 据梁启超在《戊戌政变记》中记述,他曾联合在京参加科举考试的各省举人百余人联署上书,请求政府废除八股取士这一制度。书达于督察院,督察院不代奏;达于总理衙门,总理衙门不代奏。当时各省在京参加会试的举人将及万人,皆与八股性命相依。当他们听说梁启超等人要求政府废除八股取士这一制度的消息后,极为愤怒,“嫉之如不共戴天之仇,遍播谣言者,几被殴击。”

[3] 《康南海自编年谱》。

[4] 《掌山东道监察御史宋伯鲁折》,《戊戌变法档案史料》第215-216页。

[5] 康有为:《请废八股试帖楷法试士改用策论折》,《康有为政论集》第271页。

[6] 康有为:《请商定教案法律,厘正科举文体,听天下乡邑增设文庙,谨写孔子改制考进呈御览,以尊圣师而保大教折》,《戊戌变法文献资料系日》第718页。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