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旁观者马勇的博客

 
 
 

日志

 
 

近代中国新知识背后的利益驱动  

2008-02-05 11: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代中国新知识背后的利益驱动(提要)

 

 

我们不必过高地估计近代中国的新知识分子,他们在传递新知识有助于社会发展的同时,实际上仍在遵循着利益原则在进行。资本的本能是追逐利润的最大化,当政府已经有意识地号召向西方学习,当整个中国都以新知识为价值取向的时候,这批所谓新知识分子自然是在新知识中寻求利润。严复的例子可以说明一个裂变的人格在近代中国的扭曲。从个人的价值认同上看,严复无疑更多地倾心于中国传统,在他归国长达二十余年的时间里,他所梦寐以求的依然是在传统的科举体制下步步高升,然而当他目标一直无法实现的时候,当清政府因甲午战败有可能转变既定政策的时候,严复在固守旧的价值认同的同时,开始利用自己的知识背景从事新知识的宣传与创造。这背后是否有利益驱动在起作用?天津的《国闻报》是一家私人企业,严复作为拿俸禄的北洋学堂总教习原本不允许在那里写文章,做翻译,但他不顾及这些规定而做了,以致在后来维新运动中还受到有关方面的弹劾,而他自己甚至在光绪帝面前也不得不辩解,尽管这些辩解也没有说出真相。再说康有为和戊戌前后的新知识社团和新知识报刊,他们在客观上传布新知识的同时也不能不说是利用人们对新知识的期待而赚取最大的利润。强学会、保国会收取了多少钱财,现在已无法统计,但当时的弹劾中这也确实是罪状一条。至于那些年的新报刊,每一种实际上都是在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他们的经营状况和资本背景都值得研究。像《时务报》为什么后来成为新知识群体中争夺的焦点?为什么新知识阵营由此发生分化,实际上还是利益问题,《时务报》利用当时的体制漏洞和政府对新知识的提倡以及开明官僚的支持,搞了许多用公款订购的事情,这在两湖地区最为明显。戊戌变法结束前夕,康有为奉命去上海创办官报局,欲接受汪康年主持的《时务报》,他们之间的争吵也主要是围绕着利益而展开,汪康年不惜转移资产,留下一个空壳给康有为。而康有为迟迟在北京不动,除了要就近观察政治的发展与变化外,也与其在那里尽可能多地争取政府资助有关。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